市场形式

钧正平:为什么人们对浮夸作秀的“政绩观”如此较真?

时间:2021-11-29 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admin

  近日,某国企宣传优秀员工的文章引发广大网民“吐槽”,文章称某员工一年盖章7亿多次,还做到了“零出错”。有网友对这一数字进行了分析:就按一年盖章7亿多次来算,假设一年365天24小时无休,平均每分钟也要施印1331次、每秒施印22次,很显然,这绝对不符合常识。

  简单的计算便让一次失真宣传原形毕露,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自卖自夸式宣传骗得了自己,骗不了“较真”的群众。为何人们会对浮夸作秀的虚报谎报如此警惕、较真到底?说到底是因为大家深知浮夸作秀之害。

  1947年,华东野战军在军重兵集结的孟良崮地区割歼军“王牌中的王牌”、全部美械装备的整编74师,击毙敌中将师长张灵甫。这样的胜利不可谓之不大。然而,在清点战果时,粟裕看着各纵队上报的战果统计若有所思:击毙、俘虏人数加起来只有2.3万人,而敌整编74师实际上有3万余人。他马上下令逐个山头搜索残敌,结果在一个山沟里发现并消灭了伺机反攻的最后七千余敌军,至此孟良崮战役才算彻底胜利结束。

  试想,若是部队官兵为了“漂亮仗”邀功虚报瞒报,经不起实践检验,统计数字时搞“差不多”、“四舍五入”,无疑将埋下致命隐患,胜负成败又捉摸不定。

  历史不容假设,但前车之覆比比皆是。解放战争时期,胡宗南闪击延安,得到消息的党中央却早已从容撤离。不死心的胡宗南开始吹嘘“攻克延安”的“伟大胜利”,借机搞起了“面子工程”。《中央日报》头版头条也报道:“国军收复延安,生俘共军一万人。”当得知中外记者纷纷想要前来参观时,这名的高级将领顿然手足无措,被迫成为“圆谎造假”的高手。情急之下,胡宗南“缴了国军的械”,从部队里挑出1500人冒充“”,还扒掉一个团的装备用来装饰所谓的“战绩陈列室”,以供参观,为了坐实“毙敌”证据,他派手下造“假坟”“假碑”,以显国军的人道主义。

  假的终究成不了真,当中外媒体记者团来到延安采访时,胡宗南的“精心准备”转瞬就变成了“大型翻车现场”:记者用脚一踢,新坟下的旧坟就漏了出来,战俘营的俘虏相互捅捅戳戳说说笑笑,一转身记者刚刚采访的“俘虏”又在别处出现,“战绩陈列室”的美式枪械也不出意外成了大笑料。

  国军“势如破竹”,共军“抱头鼠窜”,仗怎么打的、打没打赢并不重要,会打不如会报,会报不如会吹,将领高官何应钦、陈诚等都是编造假战绩的高手,而自欺欺人的蒋介石竟也信以为真直至大厦倾颓,的“忽悠术”吹破了牛皮,失去了民心,也丢掉了政权。

  周恩来曾在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直属机关负责干部会议上指出“浮夸谎报,瞒哄中央;弄虚作假,文过饰非”,这是“不老实的官僚主义”。他强调:“说实话,鼓真劲,做实事,收实效。这四句归纳起来就是实事求是。”

  “一年7亿余次”的数据“注水”,其背后折射的便是这种掺水的“政绩观”。这种变相的官僚主义才是人们真正深恶痛绝的对象。东汉荀悦讲四“不”——不受虚言、不听浮术、不采华名、不做伪事。宋代周敦颐也曾指出:“实胜,善也;名胜,耻也。”名是实的影,有实才有影。名实要相符,不能名不符实,更不能有名无实、徒有虚名。过去百年的奋斗历程中,我们的党正是靠着忠诚老实、实事求是、求真务实的作风才赢得了广大人民群众的信任和支持,夺取了一个又一个伟大胜利。

  “不要搞‘’、‘浮夸风’,不要搞急功近利、虚假政绩的东西。这些问题我们历史上都有深刻教训”。我们要清醒看到,“孟良崮”下的残兵其实一直在虎视眈眈。“快出政绩、多出政绩”可以理解,然而在一些同志的脑海中,拍脑袋出漂亮成绩,造数字体现辛劳,已经成了惯性思维,本应科学精准的数据成了随用随“变”的“数字游戏”,浮夸造成的众多虚假信息害人害己,不仅会干扰大政方针的决策部署,更为潜在的隐患和危险做了遮掩。如今,“形象工程”“面子工程”少了,但“虚假式”“算账式”“指标式”等看似微小的“包装打扮”也应值得警惕。尤其是在基层一线,压力最大、话语权最小,久而久之容易出现“身不由己”的形式主义,使得干部精神懈怠、崇拜指标、忽视实效,此刻更需上下一心,沟通协作,坚决破除“不浮夸完不成任务,不浮夸出不了成绩”的恶性循环。

  浮夸作秀的“政绩观”所产生的危害不可小视,党员干部不止要接受人民的较真,更要在较真中反省。人民拥护才是真正经得起历史检验的“镜子”,才能真正映照出政绩好坏。全体党员干部要铭记实事求是的工作作风,始终对言行不一、弄虚作假等不良风气保持高度警惕,不以浮夸的数据指标自欺欺人,而是真正拿出具体的、真正让人民鼓掌欢迎的实绩。

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

Power by DedeCms